發表文章

串聯你生活中的關鍵字,職涯定位就會立刻浮現 │隱者的旋律

圖片
找到適合自己的職涯定位其實很像拼圖,我們或多或少知道自己喜歡什麼、擅長什麼,卻很難拼出一幅完整的圖案, 可能是因為缺乏架構、也可能是因為看不出來自己這幅圖到底畫的是什麼。 隱者在做職涯諮詢時,會幫忙把對方的關鍵字拼湊成比較清晰的職涯樣貌,讓適合他的工作和生活型態浮現出來。

先從我自己的職涯探索故事說起吧!
從小開始接觸電腦遊戲,我就非常喜歡遊戲系統裡面的職業設定和轉職系統, 各種有趣又富有想像力的新奇職業、專屬天賦和技能設定、每個角色最適合的職業和技能搭配... 這些元素都非常吸引我,而且我會花很多時間認真思考和研究,甚至還會自己搭配組合和設計。 但我完全不曉得這樣的熱情可以拿來做什麼、找不到這個熱情可以對應的未來,只覺得是一個沒什麼用的冷門興趣。 應該很多人也有類似的狀況吧!
升大學後,很多心理系的朋友都說隱者很療癒、適合走諮商路線。 但我雖然知道自己的能力適合走諮商,卻對這個領域沒有太大的興趣。 而且我太容易感染別人的情緒,對當時還沒有信仰的我來說,非常害怕會陷入那些情緒、無法抽離。 (後來和一個心理系學弟討論到這個問題,他覺得太容易共情的人反而不適合當心理師,所以他也沒有走這條路。)
隱者平常喜歡的主題是天賦熱情、性格類型、特質分析、職場成長和企管經營,很想幫助別人找到他的特質。 在網路上看到這些文章就會點進去看、平常也很容易手滑買下這些書, 最近我特別看了一下自己的書櫃,發現其中至少有   80% 都是這些類型的書!
原本我覺得,自己的特質最能對應到的領域就是人資或企管顧問了, 但當我深入了解「職涯規劃」這個領域後發現,自己過去的關鍵字: 職業系統、適性發展、心理諮詢、熱情天賦、特質分析、職場成長... 這些一直以來很吸引我的元素,竟然通通都會在這份工作中出現!
我悟了!這真的是屬於我的道路! 而且我甚至發現,自己學習職涯規劃知識的熱情,遠遠超過念研究所的那些論文   XD 後來我在諮詢時,也應用這樣的原理,針對興趣、能力、價值觀和職涯發展等面向, 選擇經典的理論作為架構,用關鍵字串聯的方式幫對方描繪職涯樣貌。

這幅關鍵字拼圖來自一個熱舞boy,他認為自己不是天生跳舞的人、也不喜歡自己念的資管科系, 我們討論之後,描繪出他未來職涯型態的組合和嶄新的可能性:

經營屬於自己的職涯,從僕人的角色翻身為王 │ 隱者的旋律

圖片
你工作的時候快樂嗎?你是為了誰而努力生活?你有主動規劃未來的職涯發展嗎? 把職涯發展的主導權,完全交給自己遇到的公司、主管和主管指派的任務,是很危險的事。
擁有主人思維、開始追求屬於你自己的職涯,才能真正激發你的熱情、動力和創造力。

僕人思維和主人思維,是經營職涯時的關鍵差異。 雖然是隱而未顯的價值觀,卻會影響職涯發展的方方面面。
可能是受到民間信仰或星象命理的影響,隱者過去的思維偏向宿命論,
認為很多事物都是註定好的、自己無法決定。 「連想要改變的個性都無法改變,那還能改變什麼?」 「就算再怎麼努力,還是無法保證會有好結果,環境依然令人感到無力。」 心中的聲音總是這樣浮現,讓我逐漸放棄反抗,只是以一種防守的姿態過生活。
當時懷抱的哲學是:努力不一定成功,但不努力一定失敗,所以結論是要努力  XD 也許別人看起來十分積極認真,但內在卻是消極又悲觀的。 在命運面前,我像是個唯唯諾諾的僕人,每天勤勤懇懇地努力。
不論收穫的東西是好是壞都接受,沒有太多意見,低聲下氣。
被動地等待機會的降臨、幸運的垂青。
這樣的思維模式持續蔓延到職涯初期: 把職涯發展的主導權,完全交給自己遇到的公司、主管和主管指派的任務。 自己到底想做什麼、想要什麼樣的未來,都沒有行動計畫,也沒有想過要主動佈局自己的未來。
只要努力工作就好。
他們說這樣就會被看見。

不過,僕人當久了也會開始覺醒。 我逐漸發現:按照目前的劇本繼續演下去,很可能會以悲劇收場。 完全把職涯發展交給自己遇到的公司和工作任務,是很危險的事。 大部分的公司並不會對我們一輩子的職涯發展負責,不會根據我們的特質和需求設計職涯發展路線。 即使幸運地進入有教育訓練的公司,通常也是短期規劃而非長期計畫。 但如果未來想要有大的成就,沒有持續投資5年、10年,又怎麼能開花結果呢?
我必須對自己的職涯負責。
在心中默默下定了這樣的決心。
我開始把工作當成自己的事業來經營,努力學習並向外界探索機會。 和主管討論微幅調整工作內容的可能性、在下班後充電學習、主動參與外面的職業社群、
收集相關的職涯情報、主動認識相同領域的夥伴、不斷思考並規劃我想要的職涯型態...

一定要喜歡你自己特質的模樣,才能像小飛象那樣翱翔天際 │ 隱者的旋律

圖片
最近隱者在讀高敏感族的書,作者寫到:高敏感族會深入地處理所有資訊,
外界刺激對他們來說經常過於強烈、高敏感人非常容易和其他人的情緒共感。
這一切導致他們需要和外界保持距離、需要獨處,結果就被貼上害羞內向的標籤。

真是完全命中、字字誅心、萬箭穿心...
但同時也有一種,被同理的感動。


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這樣的人,只是最近才看到相關的心理學研究內容。
我不喜歡恐怖影片、不喜歡黑暗劇情、不喜歡太過吵鬧、不喜歡過度擁擠。
人群、聲音、衝突、肢體動作,很多東西對我來都過於強烈、無法負荷。

此外,也不敢看太感人的東西 XD
曾經看到報導寫說:有個住在偏鄉的小女孩,她的夢想是去吃一次麥當勞,
我瞬間竟然感受到那心情而熱淚盈眶,當下連我自己都震驚了!!!
更不用說很久以前看《一公升的眼淚》,直接拿整包衛生紙放旁邊隨時用。
後來朋友推薦《7號房的禮物》之類的影片,我乾脆就不看了。
沒別的,就是怕哭太慘。

很多刺激、資訊和情感,對高敏感的人來說都太強烈了。
這不是個人觀察的猜測和推論,而是有生理基礎的證據。
據作者說,約有15%-20%的人屬於高敏感族群。

其實正面地來看,高敏感族比較能深入了解狀況、察覺細微的改變、同理他人、體驗深刻的幸福,
好好造就並使用的話,高敏感特質會成為絕佳的優勢。
不過,因為這個社會有主流價值的判斷、父母或同儕也不一定能夠瞭解這樣的小孩,
所以高敏感人在成長過程中遭遇許多錯誤對待,
連我們自己也錯誤地看待自己:覺得自己這樣不好、不喜歡自己的樣子。

為什麼要提到高敏感的例子呢?
因為隱者和大家討論職涯發展時發現,有很多人不喜歡自己擁有的特質。
認為自己喜歡或擅長的事情沒有前途、收入不好,應該要像誰那樣比較好。
明明是自己擁有的寶貴特質,卻認為那個特質很沒有用。

這樣的思維最可怕的是:會連帶討厭你自己。

你善良、敏銳、藝術創造、人文關懷和理想主義的特質,在物質主義凌駕的地方似乎一無是處。
「連我最擅長最喜歡的部份都沒有價值了,哪還會有其他價值呢?」
你的內心深處會不喜歡這樣的自己,然後影響你的生涯適應力 (career adaptability)。


大家看過小飛象嗎?
小飛象 Dumbo 的耳朵特別大,因而受到其他動物的嘲笑和霸凌,媽媽也在保護他的過程中被關進牢籠。
Dumbo 後來在好朋友老鼠的鼓勵下,逐漸找到自信,甚至發掘自己可以飛翔的本領,成為翱翔天際的動物明星。

哪個工作比較好?用生命週期分析,洞悉一份工作的未來發展性 │ 隱者的旋律

圖片
隱者的朋友 Paul 最近得到兩個  offer,他覺得兩邊各有優劣而苦惱。 到底要進哪間公司?會不會自己沒選的另一個職缺反而更好? 只要應用生命週期的概念,就可以預測一份工作近幾年的發展可能性。

「到底要選A還是選B?」 現實的選擇題總是讓我們猶豫不決,生怕選錯之後感到後悔。

「選擇」的核心觀念是:這個決定會連結到哪一個未來?故事的結局會是什麼? 也就是說,要用「下一個階段」決定現在的選擇。
隱者以前玩很多三國遊戲,很羨慕運籌帷幄的軍師人物! 他們好像都能見微知著,只要觀察當時各路英雄好漢的狀況,就可以預測天下大勢, 於是諸葛亮提出隆中對、魯肅提出榻上策。 礙於智力因素,我們可能沒辦法跟他們一樣、預測那麼久以後的未來, 但一個職缺兩三年內的發展軌跡還是可以掌握的,並不困難。

那,該怎麼預測?
透過生命週期分析,可以描繪出近期發展的軌跡。

生命週期分析,原本是自然科學領域的觀察,後來被應用到商管領域。
用來描述導入、成長、成熟、衰退等發展階段的變化與特徵,
比較常見的是產品生命週期(Product Life Cycle, PLC)、企業生命周期。
這個概念可以用在一個產品、一種工作、一個部門、一間公司、一個產業。
不論遇到什麼狀況,大家可以試著透過現實中可知的部分預測未來,經常做這樣的練習。
預測的能力和層次如果很高,就能夠快速地體會、實踐並發展。
善於分析的人很會預測,甚至可以透過「看得見的部分」洞察「看不見的部分」。
Paul 的兩個  offer 都是工程師職缺。 一個在醫療器材相關部門,近期計畫將新產品導入市場,部門剛剛起步。 另一個職缺在  3C 產品部門,則是需要輪班的工程師,薪水比較高些。

興趣太多怎麼辦?多向分化潛能者和斜槓青年 Slash│ 隱者的旋律

圖片
面對職涯決策時,有些興趣太過廣泛的人,無法下定決心只走某一條路。 不過,為什麼非得要照著傳統的職涯劇本演出?為什麼必須捨棄其他興趣?
斜槓青年,是未來職涯模式的一種嶄新可能性。
工業化時代,大量製造與專業分工是追求效率的手段,「專家」名號受到眾人的推崇和吹捧。 人們也說:因為人的時間和精力有限,所以只能專注在一件事情上。 專注當然是正確的原則,
但,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拼命在很短的時間中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?然後誤以為自己一輩子都只能做那件事?


把職涯當成賽跑,要趕快出發、趕快跑到終點,趕快存一大筆退休金再去休息。 這是傳統框架下的線性職涯思維模式。
有些人用這樣的方式定義成功、訂下目標,卻錯過很多過程中的風景:
放棄自己的興趣、失去人際關係與生活品質,無法參與另一半的生活和小孩子的成長點滴。

職涯是一種生活,如果是生活,就是一種選擇。
有多少不同類型的人,就可能會有多少職涯路徑。

Edgar.H.Schein 教授在他的職業錨理論中,統整出八種主要的職業錨定路線。
綜觀那些在事業上有高度成就的人,都不僅只於把工作當成生存手段, 而是把工作當作屬於自己的事業、或者工作就是他的熱情所在。 工作本身不是做事,而是他們選擇擁抱的生活。
Emilie Wapnick 在2015年TED的演講提出「多向分化潛能者」:他們是一生中擁有廣泛興趣和工作的人。 他們不想被侷限在某一個職業,因而在傳統的職涯決策中感到痛苦。 多向分化潛能者的概念引起龐大的迴響,目前演講的瀏覽人次已經超過400萬人。
其實早在2007年,美國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  Marci Alboher 就提出類似的職涯想法──斜槓青年(Slash)。 他預言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無法滿足於「單一職業」的生活模式,而是期盼選擇一種多重職業的生活。
他們會在自我介紹用斜槓「/」來區分自己的不同職業,因而稱為斜槓青年。

【發現天賦之旅】遇見你的族人,可以激發出太陽般炙熱的力量!│ 隱者的旋律

圖片
航海王的主角魯夫,為了實現和別人的約定而出海,在邁向偉大航道的路上不斷號召夥伴加入。 每個夥伴認同並加入的原因也許不同,但最後他們組成一支很棒的隊伍,冒險犯難、互相扶持。 在職涯發展的道路上,其實也很需要尋找自己的「族人」。
隱者最近主動跨出生活圈、接觸許多新朋友,年齡層雖然有大有小, 但都有著不同的共通點:對生涯規畫的重視、熱心助人或追求信仰。 曾經聽過一句話叫「火與火的見面」,很適合用來形容這樣的場面; 遇見你的族人,真的可以激發出如太陽般炙熱的力量!

什麼是「族人」?族人就是一群擁有相同興趣與熱情的人。 結交具有相同天命的族人,對你們整個族群都有極大的好處,其中包括肯定、引導、合作與啟發。 當你與不對的族人在一起時,你會發現自己開始枯萎凋零。 ──  Ken Robinson,《讓天賦自由》、《發現天賦之旅》作者

朋友和族人的定義不同,「族人」這個詞特別想表達的是: 在某個比較深刻的點和我們有所共鳴的人。(當然,也因此比較容易成為好友。)
具有相同天命的族人,會了解並肯定彼此存在的價值, 不斷確認並強化每個族人追求天命的決心和毅力。
族人中的前輩會成為導師,這些先驅者比其他族人更了解前方的道路, 願意分享他的經驗,引導其他人脫離迷惘。
心胸遼闊的族人,優先想到的是互助合作而不是勾心鬥角, 這樣的夥伴可以相互支持、彼此激勵,他們對於天命的熱愛,甚至會超過個人利害關係的考量。
獨自一個人努力鑽研,很容易感到辛苦或侷限,有夥伴一起才能走得長遠。 我們天賦和熱情的發展,需要支持性的環境,才能不斷滋長茁壯。 很多人無法好好發揮特質,多半是因為過程中的家庭、經濟、社會等因素,阻擋了他進一步的成長。
你的族人可以和你的天賦或熱情共鳴、可以和你的價值觀或信仰共鳴, 你們每一次的見面與對話,都會激發出炙熱又燦爛的火, 讓你能夠具體描繪未來的輪廓、發掘自己無限的可能性, 更重要的是:這股力量會成為源源不絕的動力,陪伴你堅持下去。